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高歌在国家油气管网公司逐步迈入实质性业务的阶段,浙江省率先发出了推进省内天然气体制改革的信号。

2月10日,浙江省发改委、能源局发布《2020年浙江省能源领域体制改革工作要点》(下称,《要点》),具体在天然气领域提出,2020年浙江将加快推进天然气体制改革,重组合并浙江浙能天然气管网有限公司和浙江省天然气开发有限公司,制定省管网公司以市场化方式融入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的方案,组建央企、地方国资和各类社会资本参与的混合所有制浙江省管网公司。

年度目标则是,到2020年初步形成“网络化、县县通,多气源、少层级,管中间、放两头”符合浙江实际的天然气新体制。

一直以来,浙江省天然气发展执行“多气源、一环网、六统一”原则,浙江省内天然气主干管网由浙江省能源集团下属的浙江能源天然气集团公司统一建设,所有气源进入浙江须由浙能集团统购统销。浙江也因此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真正执行建设全省天然气“一张网”的省份。

2月19日,一位油气行业观察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天然气管网运行,国际通行规则是运销分离,成立国家管网公司就是向这个规则靠拢的。既然国家管网公司都是这个规则了,省网再统购统销就是逆行。”

上述人士认为:“浙江目前提出改革方案,顺应潮流。整合省内南、北两网有助于统一标准化管理,对于推进省内互联互通,有积极意义。其他省份,如江苏和广东,很快就实施改革方案了,估计在年内疫情结束后各项改革都会加速。”

但截至目前,上述《要点》尚无实施细则,具体的执行结果还需静待以观后效。

打破统购统销

工商资料显示,浙江浙能天然气管网有限公司是浙江能源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1年9月;浙江省天然气开发有限公司注册于2001年12月,经过数次变更后其股权结构略显复杂:浙江能源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0%,中海石油气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石化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分别持股30%。在浙江省内,上述两家公司分别被称为“南网”和“北网”。

从注册信息中,可以看出“南北两网”的业务区别,“南网”浙能天然气管网有限公司除了危险化学品经营,还包括管道设备销售、租赁,天然气管道施工建设及技术服务等;北网浙江省天然气开发有限公司的业务范围包括,“危险化学品经营(含天然气管大奥输送),天然气管网的投资、建设、管理”等。而两者的控股公司浙江能源天然气集团的经营范围则包括天然气管网、LNG接收站及城市燃气项目的建设投资与经营管理、天然气综合利用的技术研发、运营管理等服务。

从实际操作层面来看,按照浙江省实行天然气“统购统销”的模式,主要由浙江省天然气开发有限公司负责购销,浙江浙能天然气管网有限公司负责运输。相形之下,南网更像是一家管道公司。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国家油气管网公司成立的背景之下,尽管省管网公司是否要纳入国家油气管网公司尚无定论以及明确的方案,但浙江省率先向其自身多年以来形成的“统购统销”模式开刀则是“两手准备”,颇具前瞻性。

“中石化、中海油的股权加起来大于浙江省政府控股的比例,未来如若交由国家管网公司,浙江省管网由国家管网公司控股,由此也体现出浙江省意欲将销售部分分离出来的紧迫性。” 中国石油天然气销售分公司生产运行部高级工程师姜勇告诉记者。

《要点》主要任务的首条即是,稳妥推进管网独立、管输和销售分离改革。重组合并浙江浙能天然气管网有限公司和浙江省天然气开发有限公司,制定省管网公司以市场化方式融入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的方案,组建央企、地方国资和各类社会资本参与的混合所有制浙江省管网公司。打破省级管网统购统销,实行管输和销售业务分离,推进省级管网和LNG接收站等天然气基础设施向所有市场主体公平开放。

国家发改委也在去年12月时明确提出,加强自然垄断环节监管,确保国家管网公司聚焦主责主业,专注油气输送业务,不参与油气勘查开采、进出口、生产销售等竞争性业务。

背后体现出的现实问题是终端的销售利润更厚,姜勇举例称:“管道输送上百上千公里才收几毛钱管输费,但是在当地天然气销售接门站外输十几二十公里就可以收几毛。”

扁平化、规模化

在国家管网公司资产划拨尚未完成,尚未进入实质运营阶段的时点,浙江省提出“制定省管网公司以市场化方式融入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的方案”的最终方式尚存变数。多方对于其未来的模式存在不同的猜测。

中金公司预计以后浙江模式会更加接近现在的广东模式,即省管网继续存在但主要负责代输,统购统销模式被打破,放开上游气源和降低中间管输费用。

但也有观点认为,省网是否一定融入国家管网仍然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前述油气行业观察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至于说被避免被国家管网公司收购,这个不好判断。国家管网公司成立,我个人觉得兼并省网可能性不大。若兼并会把自己做成巨无霸,改革意义就失去意义了,等于从一个垄断走向另一个垄断。我的观点就是国家管网公司只要将运行规则执行好,做好带头作用,省网会看齐。”

他认为,中国未来天然气靠“区域自治”,市场化定价,消费推广要从靠近资源地做起,包括产地和管线途经之地,接收站资源地。就近消费降低成本,是必由之路。不能指望国家管网公司包办一切。要给地方充分发挥的空间。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要点》主要任务的第三条提出,推动城镇燃气扁平化和规模化改革。出台《浙江省管道燃气特许经营评估管理办法》。按照省级管网到终端用户之间减少配气层级和供气环节扁平化的要求,由各设区市人民政府牵头制订本行政区域城镇燃气扁平化和规模化改革方案,全面推进城镇燃气扁平化和规模化改革。

“这跟中石油发力终端市场异曲同工,南北网分开,再重点发育终端城市燃气。”姜勇告诉经济观察报:“扁平化和规模化就是小的燃气公司被大公司兼并,同时取消中间环节,这就意味着将形成一个闭环。扁平化和规模化由谁来完成呢?很有可能是计划推出的新的销售公司。”

无论如何,从现实角度出发,浙江省推进天然气体制还需时间。姜勇表示:“2月10号下发文件,真正执行也得等到明年,首先供气合同都是一年一签的,一般都是上年年底签下一年的合同。刚执行两个月就做变更的可能性不大,将会涉及到原有的销售合同、管道运输合同等,较为复杂。其次作为企业,管理模式、工商主体、业务经营范围的更改也需到工商局进行变更,跟上游供气企业、下游用气企业签的合同,有的需要中止执行,有的得重新签,这肯定需要时间去消化。 ”

Post Author: admin